女友不嫌弃我经济不好,陪了我摆地摊三年,最近才得知她的真实身

F恵生活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申博sunbet管理入口 134浏览

女友不嫌弃我经济不好,陪了我摆地摊三年,最近才得知她的真实身

(示意图,翻摄自摆地摊)

09年,当了五年兵后终于退伍,回到老家时,一切都变了,原本和我一样高中毕业的小伙伴,现在都抱上了小宝宝,听着那一声声稚声稚气的「叔叔」,心里真是难以名状的心酸。村门口的小泥路扑上了石子,入伍时院墙外的葡萄藤,尖尖的芽角只到我勃颈处,现在已经爬满被父亲用树桩支起的凉棚,茅厕边那株我亲手种下的杏树,都已经结了一茬又一茬的果子,还有几个青涩的小果子在最高的枝桠上,摇摇欲晃,母亲说,「等儿子回来了摘着吃……」终于,把我盼回来了,母亲除了眼泪还是眼泪,再多的思念和千言万语都融进了这眼泪中。

在老家呆了一个月后,我给父母说,「我想外出打工。」母亲正收拾碗筷的手停了下来,顿了顿,点了点头。走的那天,是凌晨五点,母亲站在尘土飞扬的马路边,拦了一辆三轮车,我坐了上面,母亲忘我怀里塞了一个布兜,暖暖的,打开是煮的十几个鸡蛋……我说,「妈你们留家里吃吧。」母亲就对三轮车夫说,「快点走吧,还要去镇上赶班车。」车子启动,一股子冲鼻的油烟味呛了过来,掩面咳嗽时,再抬头母亲已经靠在父亲的肩膀上,红了眼。

我到了一所大城市,顺利的进了一家工厂,成了一名一线操作工人。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搬箱子,码垛,然后用液压车给拉到仓库,每个月2000元。这个时候,我遇到了小雨,小雨是仓库的库管,每次她盘点入库,总要在我的背上拍了拍,我扭头,她说,「你看你,工作服净是些灰尘。」我说,「呃,忘记洗了,太累。哈哈!」小雨说,「我下班也没事儿,拿来吧,洗一件也是洗,不碍事儿,多一件也挺好,但是我要你给我买皂粉。」我揉了揉下巴,鬍子拉碴的,笑了笑,「行……」

因为我们工厂的男女宿舍是一栋楼,男宿舍在一二楼,女生的则在三四楼。我下班后,买了皂粉,给小雨送去,小雨正在屋内用电饭煲做荷包蛋,好香啊,我伸长了脖子,使劲儿嗅了嗅。小雨看到我,「馋猫,咱们食堂伙食太差了,没办法,只能自己添点营养了。」我说,「是啊……」小雨把蛋盛到碗里,正要下嘴去吃,看到我喉结动了动,「没吃饭吧?」我点点头又摇摇头,「算了,你吃吧,真是个傻大兵。」我犹豫着要不要接过来,小雨说,「还不快吃,宿舍严谨用电饭锅的,被查到要罚款的。」我机械的端过来,一口一个,总共六个。吃完了,我说,「你一个女生家吃六个,真能吃,我都撑到了。」小雨又红了脸,「还说,再说,我把你请出去。」

从这以后,只要每逢加班,我都会去厂外的菜市场上按照小雨给的菜单,一样样的买,然后交给她,她做好后会通过保温盒提给我。每次,我都会多看她两眼,和我一起工作的兄弟说,「哥,小雨喜欢你。」我说,「不可能,我们只是纯属兄妹关係。」「啊,你只把小雨当妹妹啊……」我说,「有错吗?」小雨大学毕业,本地人,比我小5岁,从头到脚都是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而我一看就是那种老老实实的笨汉子,当了五年兵后,我更加质朴,宽厚的身板倒像是乾苦力的不二人选。我俩两个世界的人……我从不做空想者。我想着,赚足了钱,回到家,娶个农村姑娘,好好过日子。

就这样,小雨一直给我洗衣做小灶,而我也会按时给她上缴所谓的「生活费」。在七夕这天,小雨给我打电话,」傻大兵,出来吧,我带你出去遛遛。」我心里想,今天不是农曆的情人节,干嘛要约我……可嘴上竟然答应了。我找出了皮鞋,穿了一套西装,去见小雨时,心里没来由的忐忑。小雨在一家电影院旁站着,穿着一条粉红蕾丝花边裙子,脚踩一双卡通球鞋,无比的可爱,奇怪的是手里捧着一束玫瑰。「餵,送给你,知道你穷鬼,也买不起玫瑰,算你送我的了。」我接过玫瑰,又塞给她,小雨竟然笑得花枝乱颤的,看电影时,她主动拉起我的手,黑暗中,我坐姿端正,全程纹丝不动,只是感觉左脸蛋似乎被亲了一下,凉凉的,后来,她躺倒我怀里……至此,我明白了,这姑娘八成是爱上我了,可我不能害了她,我们是没有结局的,这点我很清楚。我只是这个城市的驿客,我是不会留在这里。

过完七夕,我辞职了。小雨找到我,问「为什幺,给我一个理由。」我只是低头沉默不语,小雨只是看了我一会儿,说,「你真行。」然后哭着跑开了,我应该把她追回来的,可我没有,这样也好伤透了心,心死了,也是为她好。辞职后,我又找了几份工作,不是这不行,就是那不行,后来,我就跟着我的房东学起了在早市上摆地摊的生意。

主要是卖音像製品,盗版的光碟,后来卖过书,老鼠药,菜种子,男女内裤啥的,只要你能想到的,我都有卖。那天,刚準备收摊子,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,「老闆,这包老鼠药怎幺卖?」「三块五一包。」我回答着,抬起头,是小雨。她扑过来,我的眼泪再也欺骗不了我的内心,哗啦啦的全崩塌了。

小雨为了找我,也辞职了,我俩从此开始了长达3年摆地摊的生涯,虽然没领证结婚,但她就是我的老婆,我认定了。这三年里,我问过她,家在哪里?她说,自己年幼父母双亡,跟着外公外婆长大,大学毕业后就来了这家工厂,本来在遇到我之前就想辞职了,可一看到我,竟又对原本跳槽的想法给活生生掐死在萌芽状态里。她说,我在那里她就在哪里,有我在就是家。

我们赚的每一分钱都寄给我父母,幻想着等钱足够了,就在小县城买一套房子,我心疼小雨,不想让她给我回乡下。可是直到一天,我们正在摆地摊时,一辆豪车稳稳的在摊位前停了下来,走下来两个穿着十分时尚的中年男女。女人一把抱住小雨,「女儿,妈妈终于找到你了,爸爸再也不打你了,你回家吧。」……

这到底怎幺一回事儿?事后,中年男人也就是小雨的爸爸给我讲述了事情的经过。小雨大学毕业后,按照家人的愿望,是去自家的公司上班,可小雨看不惯公司里的一些自己的表哥表姐的所作所为,于是就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辞职了,辞职后,小雨爸爸十分火大,打了她一巴掌。小雨一气之下就外出了,然后来到临市这家的工厂,一呆就是两年,后来陪我摆地摊3年,现在已经是第五年了……小雨爸妈从来不相信自己的女儿死了,从未放弃寻找,最终还是被找到了。

我劝小雨和爸妈团聚,小雨问,「那你怎幺办?」我说,「凉拌呗……只要你幸福就好。」小雨妈妈私下找到我说,「我们就这一个女儿,我们家千万的资产,肯定要交给她的,我们也给她谋了上好的人选,你主动离开小雨吧,谢谢这些年你对小雨的照顾,一点意思,请你接受。」看着那个鼓鼓的信封,我接了过来。

当晚,那钱我没有拿走,我又偷偷交给了小雨父亲的司机,我爱小雨,怎幺是金钱可以衡量的?凌晨两点的火车,我喝酒喝到11点,醉醺醺的,长途漫漫,没有酒精的刺激,我怕万一想起小雨,我会难受,酒喝完,心已碎,哭也哭了,痛也痛了,是该说再见了。

正要剪票进站时,「傻大兵,你给我站住……」我立正,转了过来,小雨跑了过来,「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,没有我的命令哪里也不许去,知道吗?我是你的首长,要服从命令。」我看着她,眼睛再次湿润了,「是,首长。」人潮汹涌中,我给了她敬了个礼,然后我们一起拉着手,从今天起,不管天涯海角,只要相爱,其他的都不管了,不管了……

人生何其短,相爱的人在一起多不容易,为什幺不好好珍惜。

与本文相关的文章